心得:果陀,意指該來而未來的救贖。
   愛斯特拉公.佛拉底米爾:全人類。
   鄉間小路,一棵樹:人的一生,全世界。

後人把貝克特這部著名的劇本[等待果陀]視為荒謬主義的代表,
貝克特自己卻說:[我不知道什麼是荒謬主義。]

兩個人在樹下等待一個名叫"果陀"的人。
果陀是誰?長什麼樣子?他來了會怎樣?我們不知道,愛斯特拉公與佛拉底米爾也不知道。
他們只是等著,並且在等待過程說著怪異的對白,打發時間。
有些話像是對彼此說的,有些話彷彿在演講,有些話可能是自言自語,有些話真,有些話假。
然後另外兩個人登場了,波左與樂克,樂克是波左的奴隸,脖子上綁著一條繩子,任由波左拉扯與鞭打。
四個人胡鬧一陣,波左與樂克走了,然後天晚了,一個小男孩前來傳話:[果陀先生說他不來了,明天一定來。]
佛,愛二人於是說:[那我們走吧。]但兩人卻不動。
然後是第二幕,大致相同的情節重複一次,全劇終。

其實我不想把這部劇本的意涵說死,因為每個人都會有自己的解釋,隨著年齡與經歷的增長而體悟到不一樣的部分。
倒是很贊同賴聲川對於"等待果陀"的一句註解:[人的一生本就是在等待,等待本身原是無聊的,但在等待過程中所發生的每一件事,有些的確很無聊,有些卻著實很精采。]
若用我的話來說,我想人生下來即是等死,而當你活著的時候,所作的每一件事其實都是在打發時間--打發死亡來臨之前的時間,差別只在於當你打發時間時,所感受到的有意義部分多些,或是無意義部分多些?如此而已。

在第一幕中,愛斯特拉公實在等得無聊,於是就對佛拉底米爾說:[我們上吊吧!]
佛拉底米爾大概是怕死的,因為他說:[不,我們還是等果陀來再看看要怎麼辦。]
或許這也是現實的寫照,不願再等的人便選擇提前結束等待的日子,但多數人還是寧願等著,等一個自己也不清楚的遠景,日復一日,重複著相似的生活步調。

其實並不荒謬,人生就是那一條鄉間小路,人就是佛拉底米爾與愛斯特拉公,永遠等待著果陀。


Posted by Irenecat at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引用(0) 人氣()